深圳市乐享普华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市乐享普华科技有限公司 你的位置:深圳市乐享普华科技有限公司 > 服务项目 >

尔虞我诈的相声江湖,从来不缺是非,探究相声主流为何仇视郭德纲

发布日期:2023-10-08 07:59    点击次数:119

天津作为公认的相声窝子,自然不缺天赋异禀、功底深厚的相声艺人,但相声作为一门传统曲艺形式,在天津这种气息浓郁的氛围中,师徒传承的理念自然而然就会更加的根深蒂固。

在传统认知中,徒弟拜师学艺,就必须恪守一代代传承下来的行规,任何形式的创新,不可避免的会遭受师承关系的压制,这也就在无形之中,直接导致了相声艺术只能局限在天津当地的艺术土壤中。

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郭德纲,因为小时候经常在茶馆、剧场之类的相声演出场所出入,便早早的喜欢上了这门传统曲艺形式。有了兴趣,仅在台前幕后当观众自然是不满足的,此后的数年间,郭德纲虽然谈不上遍访名师,但是在相声学习过程中,也得到了不少相声名家的指导。

具备了登台表演的能力以后,郭德纲便跃跃欲试地想要大展拳脚,只不过残酷的现实,让郭德纲狠狠地挨了无数记响亮的耳光。无奈之下,郭德纲便只身前往北京寻求梦寐以求的舞台。

当然,北京的相声环境,同样让郭德纲摔了个大跟头。经过前两次的失败,并未气馁的郭德纲,毅然决然的三赴北京,或许是对相声艺术的执着得到了回报,郭德纲从此开始了相声事业上的逆袭之旅。

俗话说“十年磨一剑”,从1995年到2005年,正好十年的时间,郭德纲深耕北京相声市场的努力没有白费,以脍炙人口的剧场表演为基石,依托媒体和互联网的力量,郭德纲在2005年算是真正的火了起来。

剧场相声的风靡,让当时以电视相声、晚会相声甚至慰问相声为生的所谓相声表演艺术家们遭受了强烈冲击,毕竟,艺术家们无论表演风格还是笑料包袱,跟郭德纲都没有任何可比之处,双方的“梁子”就此也就结下了。

用郭德纲的话来说,相声这行不好干,说得不好,观众骂街,说得好了,同行骂街。事实证明,郭德纲不遗余力打造的剧场相声,得到了观众的认可,但接下来就不得不面对同行骂街的残酷现实。

自此以后,质疑、讥讽、谩骂甚至恶意举报便接踵而来,应付由此而产生的各种名义的检查,也成为了德云社的家常便饭。时间来到2010年,北京某电视台的所谓记者,以接到群众举报侵占公共绿地为名,强行闯入郭德纲家中,由此引发了众所周知的“郭德纲徒弟打人”事件,德云社也遭受了停业整顿的残酷打击。

痛定思痛,郭德纲并没有被这些扑面而来的恶意攻击所打倒,在严格按照相关部门的要求整改完毕以后,郭德纲及其创立的德云社,反倒一路逆袭进入到了事业发展的快车道。

不仅如此,在徐德亮、何云伟、曹云金等德云社原主力阵容先后退出以后,郭德纲培养的岳云鹏为代表的一众徒弟,也快速成长了起来,整个相声演出市场,也随着德云社的崛起而四处开花。

单纯从这个角度来说,相声从业者应该感谢郭德纲,因为在此之前,除了姜昆为代表的所谓相声表演艺术家,可以在国家补贴的助力下,表演高规格、高品位甚至具有教育意义的高雅相声之外,体制外的相声艺人根本没有立足之地。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相声作为传统曲艺形式,在很多方面都要受制于曲协的理解和态度,一直以来把持曲协话语权的,便是被郭德纲的剧场相声对比的一无是处的相声表演艺术家们,因此,专属于德云社的“反三俗”帽子便面世了。

对于艺术家们的这种拿不上台面的做法,作为局外人和旁观者其实不难理解,正是因为郭德纲真材实料的相声表演,撕开了他们身上“皇帝新装”般的面具和伪装,为了能够重新回到曾经的舒适圈,自然要无所不用其极的迫害郭德纲。

从此以后,郭德纲及其德云社,一方面要不断创作新作品,从而赢得观众和市场认可;另一方面,还要小心翼翼地内部自查,避免演出过程中,被有心之人恶意揣测和举报。

当然,这些精心制造的障碍和阻力,并没有让幕后黑手露出马脚,但不计其数的相声观众和曲艺爱好者,会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脑子去分析,对相声江湖那些见不得光的腌臜事更是心知肚明。

回望曲艺行业过去几十年的发展历程,你会发现相声犹如一个危机四伏、是非无处不在的江湖。曲协,理论上来说虽然是民间行业协会,但是在现实中,却已经体现出“一手遮天”的管理能力,这对如日中天的德云社来说极为不利。

考虑到曲协已经完成换届,原本以为德云社会迎来相对宽松的创作环境,孰料一夜之间,涌现出为数众多的自媒体账号,又将十几年前的那一套重新利用了起来,甚至将一些盖棺定论的争议话题重新炒作,颠倒黑白的能力让人忌惮。

这就说明,郭德纲所引领的相声表演风格和发展模式,让那些能力不济、水平不高的同行依然感受到了巨大压力。为了能够扳倒郭德纲这杆行业大旗,当初叛出德云社的那帮人,又重新聚拢了起来,其目的自然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只不过有一点需要看清,如今的郭德纲也好,德云社也罢,跟20几年前已经截然不同,如果说当初是靠郭德纲的一己之力,那么如今的德云社,已经成了综合性的艺术团体,仅凭一个网红相声演员,就想撼动其行业地位谈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