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乐享普华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市乐享普华科技有限公司 你的位置:深圳市乐享普华科技有限公司 > 服务项目 >

不摇滚的石家庄,能靠摇滚翻身吗?

发布日期:2023-10-04 22:06    点击次数:64

  每经记者 杨弃非    每经编辑 刘艳美

图片来源:石家庄市人民政府网站图片来源:石家庄市人民政府网站

  从未缺席“最没有存在感省会”的石家庄,突然走上风口浪尖。

  7月13日,当地媒体报道息称,今年7月-10月,石家庄将举办“Rock Home Town”——中国“摇滚之城”音乐演出季,并全面打造中国“摇滚之城”。这个曾被视为“带有戏谑味道”的称谓,被石家庄官方“盖章认领”,似乎是想广而告之——作为“Rock”的“Hometown”,石家庄这次要认真了。

报道截图报道截图

  石家庄并非第一次期望贴上“摇滚”标签。

  两年前,石家庄给本地知名摇滚乐队“万能青年旅店”贝斯手姬赓颁发政府特殊津贴,官方给出的理由就是他“对推广石家庄‘名片’发挥了作用”;在每一个摇滚乐的热点,本地媒体也总会想方设法找到其中的“石家庄印记”。

  而此次高调官宣,质疑声也不在少数。有人认为石家庄不够摇滚、距离“摇滚之都”尚有一段距离;有人提出此举是想要分山东城市的“一杯羹”,但后者已先一步因演唱会经济而火爆,石家庄面对的竞争压力不小;更有人翻出历史,对于这个与摇滚结缘数十年的城市,既惋惜于其没能擦亮这张名片,也对其下一步发展保持观望。

  无论如何,石家庄已经踏出想要“破圈”的第一步。不想再“透明”的石家庄,还能“摇滚”起来吗?

  慢了半拍

  在打出“摇滚”牌上,石家庄“觉醒”得并不算晚。

图片来源:石家庄文旅之声图片来源:石家庄文旅之声

  2021年8月,在姬赓获得政府特殊津贴数月前,石家庄市政府工作报告中就提到,“要提升城市文化软实力,讲好石家庄故事,打造‘Rock Home Town’为独特品牌的现代音乐新时尚”。

  当时,石家庄本地媒体人不无激动地撰文指出:这是摇滚乐在石家庄向下扎根三十年后,终于破土而出,以一种寻常的流行音乐形态,被堂而皇之地请上了现代城市文化的大雅之堂。石家庄终于“石门洞开”,开始走向摇滚之城“国际庄”。

  即便在疫情阴霾仍未散去的2021年,石家庄也打造了为期4个月的首届“滹沱印象”音乐季。音乐季以摇滚为主要元素,在邀请包括“万能青年旅店”等本地摇滚乐队表演的同时,还举办了一场名为“ROCK Home Town”的时代展,将历时数十年的石家庄摇滚历史搬出尘封的档案袋。

  不久前,第二届“滹沱印象”音乐季刚落下帷幕,更多摇滚音乐节也开始在石家庄落地。既然如此,高调喊出全面打造中国“摇滚之城”的石家庄,为何显得更加急迫了?

  纵观全国演出市场,今年以来,音乐节正在各地掀起一股新的热潮。据统计,今年上半年,国内已经公布详细举办信息的音乐节超过150场,平均每个月都有超过30场音乐节开演。“狂飙突进”之下,音乐节“内卷”令音乐之都同步掀开一轮“抢人”比拼。

  高调抢夺先机的山东城市,也早一步收获“胜利”果实。有统计显示,山东成为今年上半年户外音乐节演出数量最多的省份。而这个第一,山东早在2020年就曾以“黑马”之姿一举夺得。

  为什么是山东?敢于“抢跑”无疑是关键原因之一。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2020年9月,线下演出行业刚开始复苏时,山东就紧锣密鼓地策划了9场音乐节,一时间超过四川、江苏和浙江,举办音乐节的数量位列全国省市第一。

图片来源:“山东迷笛”微信公众号图片来源:“山东迷笛”微信公众号

  山东各地对音乐节的支持还不只体现在速度上。2021年五一济南迷笛音乐节前,济南特地将3条地铁线均延时2小时;紧接着的滨州迷笛音乐节现场上,滨州市滨城区委书记举手大喊:“滨州负责安全!你们负责快乐!”……一系列摆在明面上的努力,也让“山东制躁”迅速走红网络。

  眼看邻省已经和“音乐节”深度绑定,石家庄快要等不起了。

  蛰伏多年

  让“摇滚”真正成为喊得出的城市标签,石家庄已经等了很久。

石家庄地标“冀之光”塔 图片来源:石家庄市人民政府网站石家庄地标“冀之光”塔 图片来源:石家庄市人民政府网站

  如果说山东算得上摇滚界的“后起之秀”,那石家庄就是毫无争议的“摇滚老炮”。早在1984年,石家庄人刑迪组建地平线乐队,成为石家庄摇滚史的起点。随后,崔健《一无所有》让中国摇滚乐开始进入大众视野,知名乐队层出不穷地在北方各大城市孕育而生,石家庄也加入这场潮流之中。

  1987年,《通俗歌曲》在石家庄创刊,这本杂志的地位,被形容为“相当于摇滚乐的九年义务教育”、“为摇滚乐的启蒙和普及立下了汗马功劳”;10余年后,被摇滚迷奉为“圣经”的《我爱摇滚乐》杂志同样在石家庄诞生,中国摇滚乐有了专属于自己的文字“阵地”。

  可以说,在中国摇滚乐演进历程中,石家庄不仅从未缺席,而且深度参与。

  2019年,《乐队的夏天》再次让摇滚乐“出圈”,参演的乐队中,不少也带有“石家庄印记”:盘尼西林乐队的小乐和Click#15乐队的Ricky都来自石家庄,小乐的一句“石家庄力量”一度登上微博热门话题榜单;而没有出现的“万能青年旅店”,也在评论区被不断提及。

  不过,硬币的另外一面是,拥有如此强大摇滚能量的石家庄,却似乎一直处于蛰伏状态,没能因此被更多人所知。

  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一个略显“割裂”的石家庄:一面是摇滚乐手的“孕育之地”、是摇滚青年的“精神故乡”,另一面却是一点也不摇滚、甚至形象模糊到被提名为“小透明省会”的城市底色。

  在当地摇滚歌手的创作中,这种复杂性也能被感知。被外界称为“石家庄市歌”、“万能青年旅店”的《杀死那个石家庄人》,极易令人联想到因污染被迫外迁的当地制药企业、逐渐被时代淘汰的棉纺业,以及一度辉煌却逐渐落寞的石家庄。

  而此后石家庄的一系列变化,更淡化了城市的“摇滚味道”。

  《三联生活周刊》曾采访石家庄当地出版人于小青,他提到,2007年石家庄推动“三年大变样”城镇化改造行动,那之后石家庄确实变漂亮了,但很多好玩的东西也像曾经开在车库里的地下丝绒livehouse,像广场边上的打口带小店一样,消失不见了。

  石家庄乐队“星球撞树”成员曾在谈及对石家庄摇滚的理解时提到:那些孕育在石家庄的乐手、乐队,出现是那么的偶然和“荒诞”。他们可能并没能真正成为石家庄的标签,也并没有对当地带来太大的影响,可能仅仅让这个城市的青年产生了一些归属感。

  如何“摇滚”?

  这一次,石家庄选择拿出更加主动的姿态拥抱摇滚,还剩下多少机会?深厚的摇滚历史俨然成为石家庄的“富矿”。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_VCG41N735962501图片来源:视觉中国_VCG41N735962501

  据当地媒体报道,石家庄计划在城市中打造一系列大、中、小型音乐节举办地,在草坪、商街、景区等地建设小型音乐空间,甚至创新提出“摇滚巴士”“摇滚地铁”,并不定期安排摇滚乐手随机乘坐公交车、举办“快闪式”演出……

  7月至10月,石家庄还谋划举办国内影响大、乐队“咖位”高、观众人数多、商业化水平高、展演形式新的大型演出活动,其中既包括本土品牌的培育、打造和提升,又有知名音乐节品牌的引进。而目标,则被定在“吸引全国乐迷关注”上。

  一系列安排,很容易令人联想到美国著名的音乐之都奥斯汀。

  往外看,奥斯汀代表性的西南偏南音乐节,已经成为影响全球的“狂欢”;向内看,遍布于机场、杂货店、市政厅等城市各个角落的超过250个各种类型的音乐演出场地,让奥斯汀荣登全美人均拥有现场音乐表演场所最多的城市,并被外界赐予“现场音乐之都”的称号。

  但场地的优势仅仅是表面。回顾西南偏南音乐节的创立,最初定位为“摇滚、小众和先锋音乐”,而包容和获取一切新鲜事物才是核心。在创新精神的推动下,西南偏南音乐节不断向艺术、科技等领域衍生,如今已成为新技术的“博览会”。

  向“摇滚之城”迈进的石家庄,同样离不开创新和变化。这种创新也不仅仅体现在音乐上。

  于小青曾评价,如今的石家庄,容易融入、让人没有陌生感,因为它有一张“大众脸”。有万达广场、万象城,有高架桥,越来越宽,却越来越堵的马路,也有钻入天空的高层建筑。在外界看来,摇滚可能是石家庄自我更新的一种方式,使其找到自身特色,最终走向差异化发展。

  而对于石家庄来说,这还可能帮助其实现打造“青年城市”的目标。

  上个月,河北省音乐家协会摇滚乐创作基地曾在石家庄挂牌,河北省委宣传部文艺处处长孙雷当时指出,“摇滚乐一直是大家的一个青春梦,热血、激情、豪放,代表着青春的梦想。”

  就像从音乐开始、在年轻人涌入下逐渐转型为“硅丘”的奥斯汀一般,摇滚可能成为石家庄吸引更多年轻人聚集的一张“王牌”。令人关注的是,在淄博“烤肉热”之后,石家庄能否因“摇滚”乘风而上?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桐